公司新闻公司新闻
张作霖“龙兴之地”--北镇赵家庙
2015-10-19 11:41:42
  

  从锦州乘沈山线火车东行,有一小站高山子。在此下车,南走七八里路,进入赵家庙村,可见一处方城围墙、气势不凡的建筑遗址。这就是闻名一时的“东北大观园”--张作霖家祠,俗称张大帅家庙。

  张作霖家祠始建于1923年3月,1925年8月竣工,历时两年半;1998年被列为锦州市级文物保护单位。家庙占地13000平方米(约合20亩),四周以青砖砌高7米、宽6米的围墙,墙顶为两米宽的马道,墙上砌有垛口,墙的四角砌筑瓮圈双层炮台。围墙南北长130米,东西宽100米。在东西围墙的中间,建有宫殿式飞檐门楼。院落内用两米多厚的砂石铺垫路基,一条笔直平坦的甬道贯通东西两门,把家庙院内分隔成两部分。在院落的北半部,从东至西依次是张氏祠堂、张氏住宅、下人用房等三组不同风格且互不联系的四合院。除下人房外,祠堂、住宅均为飞檐斗拱,雕梁画栋,方砖铺地,廊柱环立,庭院幽雅。室内彩绘壁画,精雕饰物,更有奇珍异玩装点其中,真可谓富丽堂皇,美轮美奂。难怪有人称张氏家庙是北京顺承王府关外版。

  家庙东侧第一个院落中耸立两座由赑屃驮着的的汉白玉石碑。其一是张大帅的老领导曾任盛京将军、东三省总督赵尔巽撰写的家庙简介;另一碑正面刻录张大帅“丰功伟绩”,背面则是张作霖勖勉子孙后辈的训辞。家庙宫殿式门楼两旁放置一对硕大的汉白玉石狮。据说,石狮“伉俪“原在北京顺承王府大门外当差,深得张大帅喜爱,于是便离京出关来到张氏家庙。家庙南半部是卫队营房、马棚以及仓库等。“九一八”事变后,日本人四十万次郎霸占了家庙。这个四十万次郎仗着日本关东军的势力,对家庙实行了不折不扣的“三光”政策,建房扒房,见物拿物,凡是值钱的物品统统打包运回东洋老家。在四十万次郎和之后国民党军队的破坏下,很快将家庙劫掠一空,一个好端端的”东北大观园“张氏家祠,只落得石碑无语相伴断壁残垣的凄惨景象。可能是两只石狮的分量太重,不便远移,就近卖给锦州白云公园(今儿童公园)作为镇园之物,文革破”四旧”被造反派强行搬走,现不知何在。

  关于张氏家庙,需要了解的还有很多。然而有一个问题,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,笔者颇感困惑。这个问题就是:声名显赫、手握权柄的张大帅修建家庙,为何不选在别处,偏偏认准北镇赵家庙村?要回答这个问题,不能不从张大帅说起。

  张作霖,字雨亭,兄弟三人排行最末,小名张老疙瘩;原籍河北大成县,1873年2月12日生于辽宁海城县城西小洼村。他是中国近代史上一名较有争议、较为独特并充满传奇色彩的人物。关于张家的历史,张作霖的长公子少帅张学良如是说:“我们家本姓李,不姓张。是张家的姑娘嫁到了李家,可是姓张的家里没有男孩了,怎麽办呢?、就把我们李姓的男孩抱了一个给张家,就这样姓了张。”

  据说,张老疙瘩家庭贫苦,衣食不得温饱,本应安心农事,却对劁猪骟马有兴趣,尤爱与人玩小牌。赌资不大,怎奈手气不佳,基本上是输多赢少。赌账欠多了还不上,常被人打个鼻青脸肿。有一年秋天,张老疙瘩又因为输钱不给,被债主打得满地翻滚。恰巧,同盛金烧锅掌柜孟积善下屯收高粱路过此处。孟积善人如其号,问名情由,顿生慈悲心,不但替张老疙瘩还清赌债,还给他灌了一口袋的高粱回家充饥。多年以后,当上了奉天督军兼奉天省长的张作霖,闻听有土匪劫走恩公孟积善家四头“金不换”的青灰健骡并开枪打伤孟积善的消息后,拍案大怒。有恩不报非君子。张大帅“妈了个巴子”话音未落,一整团人马已荷枪实弹冲出军营。不日,劫匪悉数归案,四头青灰健骡毫发无损交给了孟掌柜。

  对于张作霖胡子--土匪出身的说法,少帅是这样表述的:“我父亲并未当过打劫一类的土匪。有人说我父亲是土匪,不对!它实际上是给人家做保险的。”“什么叫保险呢?就是咱们唱戏说的话儿,叫做‘坐地分赃’,就是你这个村庄,他那个村庄,由我负责给你保护,每月由村里给我多少钱。如果有土匪打你,来这捣乱,我就出面保护,替村里打土匪。我父亲就是这么起来的。”最初,张作霖就是在赵家庙成立了保险队,自任头目,维持七八个村子的治安。凡被土匪绑架,或是骡马被劫,他都负责索回或赔偿,深获百姓赞许,因此,人马强壮,声望日隆。也正是在保险队干得风生水起之际,张作霖得与赵家庙乡绅赵占元的二女儿赵春桂(张学良生母)喜结良缘。张作霖“鸿基骏开”、洞房花烛均在赵家庙这快风水宝地。从此,张作霖步步高升,最终做了安国军大元帅,入主京都,位尊九五,成了北洋政府末代国家元首。追根溯源,赵家庙自然成了张大帅“龙兴之地”。于是,为什么张作霖将家祠建在北镇赵家庙村,是不是就不言自明了?

(文丁)